苏幕遮

他怎么这么好

日常黑师傅
(为什么发的动态图不动?)

浮元子

元宵贺

引子
夜幕低垂,一星孤悬。
裹成团子般的男孩一手提灯,另一只手紧紧牵着旁边人的手。
“我教你的,可学会了?”略微年长的男孩问道。
“当然。”他扬起头,轻轻哼唱着:“一愿岁岁平安……”


眨眼间,一只兔儿灯便在影的手中成了型,他拿起桌上的毛笔沾了朱砂,细细的给兔子点了眼睛。
“做好了!”影把灯递到十字手中。
十字拿着灯,爱不释手。
“没想到你还会做花灯!但好像……”十字指着灯里面对他说,“这里少了放灯油的东西,没有灯油晚上点不亮的。”
影略带忧伤的看着他。
“喂喂,你这什么眼神啊!”十字在手里搓了一个雷球球,蓄势待发。
“亲爱的,你不知道现在有电灯泡这种东西的吗?”
哦,通电的!十字点点头,心里想。
“骗你的,灯泡多不划算,又费钱又晃眼睛。”影弯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的像只狐狸,“到时候让那个卢比纳特弄个小火苗放里面就好了。”
轰!球球在角落里爆炸了。
“新年如此美好,你却如此暴躁。”
“还不是因为你!谁让你又骗我。”
一时间小院里鸡飞狗跳,好不热闹。

“ROUND  ONE  FIGHTING!”曜在一边喊道。
“十字,加油!我相信你会赢的。”毁灭在身后助威,“我可是在你那儿压了十个银币的!”
“可他在影那儿压了二十个!!”曜在旁边补充道。
“你们都给我去死!!!”

天色渐渐暗下来,卢比纳特站在院子里,一个接一个把花灯点亮。一簇簇火焰在灯中翻转跳跃,透过纸面散发着温和的光芒。
“哟!这么神奇。”黑复凑过来说,“那我也试试。”便一把抢过银弓手里的花灯,一团火焰在手中燃起,片刻间吞没了花灯。
“额,你看!我变了个魔术,把你的灯变没了呢!很神奇啊对不对!”
银弓抓着自己的衣角,“哇————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这下一发不可收拾,先是号啕,接着是抽泣,到后来竟然连连打嗝。黑复在一旁听着,厚如城墙的脸皮地下也翻出一丁点的愧疚感,“哎,我说先别哭了————别哭了————”
“你,嗝,你是坏,嗝,坏银。”
“好好好,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,能不能先别哭了。哎呦,你养的鸟又啄我,痛痛痛……”黑复捂着脑袋,“早知道就应该在大年三十就把它炖了。”

黑复刚想还手就被一翅膀撩翻在地,一支利箭带着破空的声音钉在他边,艰难地转过头,发现尤万西贝尔“友好”的看着自己。
“小伙子你是不是应该道个歉?”
“有话好好说,不要用武力解决……”
“痛痛痛……”
“不打脸行不行……”


小院之外,皆是满城灯火的景象。
影挽起袖子,从艾奥纳手中接过一碗糖馅。
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“浮元子。”
“为什么这浮元子要包成圆形?”十字挽着袖子,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影。
影将手中的浮元子滚了滚,一抬手,雪白的小团子便没入沸水之中。
“因为啊!每一只都代表了那期盼团圆的心愿。”
他拍了两下手,哼唱到:“一愿岁岁平安,二愿花好月圆,三愿山和宁静,海清河宴。”
十字扑哧一声笑出来了,“没想到影居然像个孩子一样。”
“这是我哥哥教我的,那是我还很小。”影把最后一个浮元子丢入水中,“这是煮浮元子的时候唱的歌,还要加三次水。”
说罢便将手上的面粉全抹在了十字脸上。

“看你脸这么黑,给你抹点面粉来年争取做个欧洲人。”
十字从桌上抓起一把起还未用完的面团朝他扔去。
两人闹成一团,十字把影按在雪地里就是不松手。“第五十六次对战。”十字满意的在心中的墙上画下新的一笔,“哼!依旧是我赢。”
“你他丫的不开化身试试?”
“打架的小孩没有饭吃喔!”
卢比纳特终于回过头来,严肃道。
“年少不知愁滋味啊!”百合花托着下巴略带羡慕的看着他们,转头说:“摄魂怪你把手里的魔法草放下,你再怎么滚它也不能吃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的肉呢?我的肉呢?”曜拿着筷子一边大叫一边在锅里乱搅合。
毁灭埋着头,迅速把藏在碗里的肉拨到嘴里,做若无其事状。

“我还没吃浮元子呢!哪个人多吃了!”十字看着只剩水的锅。
“摄哥刚刚不开心,把最后的吃完了。”机械塞着满嘴的食物含糊的答道。
“你个铁疙瘩给我吐出来!!!”

“给,这是我特地给你留的。”影把手中的碗递给十字。
“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!”十字满心欢喜的接过来,舀了一只放进嘴里。
“对啊!最好了!”影的脸上爬上了一丝(在十字看来不止一丝)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不详的感觉就像烟花一样在十字心中炸开了花,“卧槽,你特地给我留的是啥馅的?”十字感觉一股焦糊味在自己的嘴里弥漫开来。
“卡拉秋秘制配方,翰哥也吃了,说是很好吃。”
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,绝对,是,故意的。
“你站住!我保证不揍死你。”十字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负面情绪,片刻后失败,抄起一根擀面杖追着影满院子跑。

“为什么我还要给你准备红包啊!”卢比纳特满脸忧伤的看着艾奥纳,“你明明比我的年龄都大。”
佩达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要是长这么大岁数也是童颜的话,我也会给你发的。”
“滚……”

“我也要红包!”卡拉秋冲卡拉翰撒娇到。
“哥哥我两袖清风,没有钱啊!”卡拉翰望天。
“唔……”……不开心

“内尔文快过来,今年我们放点不一样的烟花。”卡拉秋挥舞着手中的法杖喊道。
“哦……来了。”
卡拉翰被绑在一堆易燃易爆品中,心情十分忧郁。“妹妹啊!你怎么能这样对你最最亲爱的哥哥呢!?先放我下来好不好啊?或者把手里的火熄了好不好。我这举世无双的美貌要是毁了就不好了。”
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把火不能解决的,如果有,那就两把。
咻~~~烟花在空中炸开了。
今年的烟花,的确很不一样呢!

“你怎么这么能吃啊!”毁灭一边自己空空如也的钱包,一边嫌弃的盯着曜微微凸起的肚子,“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怀上了呢!”
“就算怀上也不是你的!”曜连续打了十几个饱嗝,站在烤鱿鱼的摊子前面迈不动腿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。
“你说啥?不是我的是谁的?你居然还敢更别人跑?”毁灭瞪了他一眼,做了个掏钱的动作,“吃?”
“恩,老板来上5串。”
听……是穷神在唱歌。


城南的墓地里,影把手中的浮元子放在一座碑前。
“今年花盛去年红,可惜明年花更好。”从墓碑后面走出来一个身影,“只是我再也不能陪你去看了,弟弟。”
“我说过的,我可以让你复活的,烈。”影伸手想要触碰他的身影。
“死了的人,不应该占着活人的世界。偶尔能见你一面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”烈伸出手,摸着他的头,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的糯米团子,不曾长大。
影咬着嘴唇,默默不作声。
“糖桂花馅的。”吸了吸鼻子,“跟那时候的一样。”那人伸出手,可手从碗里穿过,恍若无物。
“还是忘了我自己已经死了呢!”片刻失神后,苦笑道。“知道我吃不到还要拿来馋我。”
“谁让你这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。”
    “还是一个人吗?”烈缓缓露出微笑,柔声道“我猜现在有人在找你去一起看花灯。”
“你猜错了。”影闷闷的回答道。
“听说还是个男的?”烈又问道。
“你怎么还不消失?”



云街灯火,游人笑语,火树银花,明月照水。
影靠在是桥上,望着万家灯火,思绪起伏。
“怎么了?在这傻站着。”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十字递给他一杯热咖啡“冻傻了?”
“你才冻傻了呢!”影捂着杯子哼哼到。
“晚上有花灯,一起去吗?”
元宵节,赏花灯,不但有各种各样的表演,还有来自各地的美食。两人像从前那样,并肩穿过大街小巷,十字一边说“胖死你胖死你”一边把影想吃的东西都买了回来。
往王城中心那边走的人越来越多,调皮的孩子一手拿着点燃的香,一手拿着小花炮,点一个扔一个,砰砰的响声不绝于耳。
“去那边看看。”影捏着还剩两颗的糖葫芦串说道。
影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,但惟有这类似于庙会的热闹还是喜欢凑一凑。喜欢在夜里穿行于灯火之中,走到哪里都能闻到不同食物的香气,耳边是热闹的叫卖声,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,脸上都带着笑容。看着别人幸福的样子,自己也觉得很温暖。
嘭!几朵烟花在夜空中绽开,人群中一阵欢呼。
“要不要许个愿?”十字望着天上。
“对着许愿的是流星,不是烟花。”影十分嫌弃,“对着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许愿还不如对着我许愿。”

“那你就是能满足我的愿望喽!?”
“说说看。”
十字伸手搂过影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。
影先是一愣,旋即脸就红了,推开十字头也不回的往人群里钻。
“你到底能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啊?”十字挤过人群,拉住他的手,从背后能看着影微微发红的脸,觉得略有不妥,又放开了。

“或者说你答不答应。”
“哎哎哎,你别走啊,你还没回答我呢!”
“倒是给句话啊。”

影终于停下来,转身,抓着十字的领子略微踮脚,在他耳边低语,然后转身便走。

“这是答应了吗?”十字摸摸头心里想,片刻后“噗”的一下笑出了声,“还真是和以前一样……一点都不坦诚呢!”

“别跑那么快啊!等等我。”










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
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。
游伎皆秾李,行歌尽落梅。
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《正月十五夜》

2016干过的那些事

2016尾声临近,2017就在眼前,细数自己在过去做过的一些事,只能掩面叹息一句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。在这里回忆自己和左右前后的兄弟们,免得那些一笑三千年的事消失于光阴中。(估计能看见的人没几个就写了,而且事也不是一件两件,说不完。)

 

 

影:巧克力和绿箭想吃哪一个?

火舞:巧克力。

影:没有巧克力只有绿箭。

火舞:·······

两个小时后

影:想吃巧克力还是绿箭?

火舞:绿箭(知道你没有巧克力)

影给火舞一条绿箭自己拿了一条巧克力撕包装。

火舞:你不是没巧克力吗?

影:现在有了。

火舞:混……混蛋。

 

 

 

 

影:这道题你选啥?

火舞:D

影:好,先排除D选项

火舞:你滚

 

 

数学上有个著名的杨辉三角,某日

影:你知道吗?杨辉三角又叫帕斯特三角,因为只要把三角写玩就可以回到过去,帕斯特通英语past

火舞:哎哎!好神奇呦!

影:我骗你的!!!!!!(居然信了)

火舞:混……混蛋(我居然信了!信了!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?)

 

 

 

 

影:我觉得大爷(曜)你可美了

曜(笑的满面桃花开):真的?

影:是,特别是你一脸娇羞卧在各种各样(男)人怀里的时候

曜:……你走,我不想看见你

 

 

 

某日打乒乓球

剑皇:小样,看我活动开了教训你

说着一手拿拍子一手扶腰原地活动

影:不行就算了,别勉强了,你现在看着好像孕妇

剑皇(眼冒红光):哈?孕妇?

 

不得不说,影打球打不过孕妇

 

 

 

 

火舞:卧槽你大爷的

影:我大爷一把年纪了你就放过他吧!

某日

影(对着曜):大爷!

(只是随口一叫)

曜(开心):哎!

影戳着火舞:快去(CAO)快去(CAO)

火舞:我才不要

 

 

 

下雪天

药剂:把火舞在雪地里拖着走一定很好玩

火舞:我拒绝!!!

影:算了吧

火舞(今天怎么这么好?)

药剂:好吧!(有点失望)

下一秒,影拖着火舞在雪地里疯跑。

(影: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给被人呢!!!!!!哈哈哈哈哈!!!!)

(火舞:混蛋!)

 

 

 

化学课,老师拿化学仪器让我们看

影:哦哦哦!这个表面皿好像个酒碟!

说着拿着仪器装着喝酒,突然把酒碟“啪”的一声拍在桌子上,“混账!”

影:像不像皇上生气的样子

火舞:那句混账是哪来的?




 

 

 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你们还是你们,不因岁月失去颜色,不因光阴改变容貌,感谢你们陪(节操满地的)我走过2016。


不要再给我狐狸尾巴了!什么颜色的都不要!(永久的除外)

Magic


 
火舞视角

      “刚学会的魔法,我想用在你身上。”火舞在日记中的写到,“毕竟在那人群中,我看你最顺眼呀!”
       火舞停下笔,望着窗外的星辰,回想着白天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 一头银发,带着围巾的少年,坐在小酒馆里喝酒,旁若无人,静静的看着朋友们打闹,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。忽然侧头问火舞要一杯酒。
       “嗨!我叫影。”少年端着酒杯看着火舞说。
       “我.......知道。”火舞双手拉着自己的衣角,看着自己的脚尖,不敢直视那一道火热的目光。“我叫火舞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你说,自己一生都在漂流,一生中最想留住青春。我用小小的魔法知道了你的名字,当我没想到,你会告诉我。”火舞写到,“你又问,你的理想是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 我胡乱的瞎扯到,说要学会最厉害的魔法,做出最好的菜.........我说了一大堆贪心的理想,似乎...似乎多说一个就能掩盖我的初心多一些。其实我就是想你更我说话,你看我的眼神充满笑意,你的朋友也七嘴八舌的说起来。

       是的,在魔法里,你的名字就是咒语,在纸上写一千遍,在心里默念一万遍。女巫说这样,你就会永远留在我身边了。我贪心的想多看你几眼,能看一辈子最好,因为一千颗太阳也比不过你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要去的地方,叫远方。街角的女巫告诉我,世界的尽头有很多的美景。”影张开五指对着太阳说到,阳光在发梢上跳动。

       在你们的打闹声中,我有些怨恨女巫,原来她也教会了你们魔法啊!教我的是执着与执守,教你们的是勇气和胆量。

       你带我在城墙上看夕阳缓缓落下,给我讲你漂流时的故事;带我去街角吃很好吃的冰激凌,笑着擦去我嘴角的奶油;带我去主题公园扔飞镖玩,你每次扔的都比我准。

       你的名字已经写了九百九十九个了,再写一个就能成功,我想让你留下来,却走到你身边歪着头说:“什么时候走啊?我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
       你笑着说,好啊!估计明天就走了吧!你一笑就笑走了我心中所有的苦闷。你最终还会去浪迹天涯的吧!那么,我决定把咒语都烧掉,对你的魔法都收回,我想你最爱的是自由,作为喜欢你的我,该释放你的名字,让你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应该会再见的吧!

      “你见过海吗?”你在临走前问我,“我去过温暖的地中海,也见过寒冷的北冰洋,走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风景。但到了这儿,我发现了最美的那片海。”说着拉起我的手,在我手中写下你的名字,“你.....愿意将我的名字写在你心底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 This is a migic.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影视角

      “我去过很多地方,因为远方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比如说....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,总要好好的休息一下,坐在小酒馆里喝酒是个不错的选择,我静静的看着朋友们打闹,也注意到了从我进门起那一道目光。目光的主人是个可爱女孩子,我侧头问她要一杯酒。
       “嗨!我叫影。”我端着酒杯看着她自我介绍到。
       “我.......知道。”她局促拉着自己的衣角,一直向下看。“我叫火舞。”

       我说,自己一生都在漂流,一生中最想留住青春。我又问,“你的理想是什么啊?”
       你说,要学会最厉害的魔法,做出最好的菜.........说了一大堆呢!真是个贪心的女孩。其实我就是想你更我说话,看你局促不安的样子,我更开心了!

       “我要去的地方,叫远方。街角的女巫告诉我,世界的尽头有很多的美景。”我张开五指对着太阳说到,阳光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   我带你去城墙上看夕阳缓缓落下,给你讲我流浪时的故事;带你去街角吃很好吃的冰激凌,笑着擦去你嘴角粘上的奶油;带你去主题公园扔飞镖玩,每次我扔的都比你准,是让我用这个当武器呢?奖品虽然是一束花,但和你很配哦!

       我在想你会不会让我留下来,你却走到我身边歪着头说:“什么时候走啊?我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
       我只好笑着说,好啊!估计明天就走了吧!我最终还是会去浪迹天涯的吧!真是的,女巫的魔法一点都不管用,她说过我会留在风景最美的地方,会有一个人将我的名字刻在心底。

       我们应该会再见的吧!

      “你见过海吗?”我在临走前问不死心的问你,“我去过温暖的地中海,也见过寒冷的北冰洋,走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风景。但到了这儿,我发现了最美的那片海。”说着拉起你的手,在你手中写下你的名字,“你.....愿意将我的名字刻在你心底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 This is a migic.
        

〔愿你一切安好〕

〔圣诞节〕
        “喂,影,黑复,听说在圣诞节对着女神祈祷的话,愿望就能实现呢!你们要不试试看。”
       圣徒看着女神雕像说。
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”黑复嚼着嘴里的华夫饼说,“那我就祈祷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好了。”
      影不以为然的说道 “白痴吗?要是这么灵的话,圣徒你早和萨满在一起了。女神什么的,我不信!”
       说罢自顾自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 后来,影独自走过雕像下时,却驻足抬头再次凝视。
       最终,在心中默默祈祷道“愿那傻.....嗯,火舞此生平安,不在独行。”
      祈祷完,影摸了摸偃月刀的刀柄,哂然一笑。像他这种双手沾满鲜血的人,即使女神真的存在,也不会轻易实现他的愿望吧!
       不过还是把手按在胸前,再次虔诚的祈祷。
       反正不是为自己所求,终归会好一点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在这纷繁的世间,对生活从不敢奢望,甚至都不敢妄想在你未来的生活中会有我的身影。